坪朗新闻>汽车>被消费的流浪汉后来都怎样了?

被消费的流浪汉后来都怎样了?

2019-10-31 09:40:41来源:admin

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流浪者经常向人们展示这一形象。路上的行人经常避开他们,“擦肩而过”这个词似乎从来没有在他们身上出现过。然而,如果一个人放弃对流浪汉的社会偏见,他们流浪背后的故事对其他人来说是神秘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每当这些被救援机构遗忘甚至被社会抛弃的无家可归者在互联网上以强烈的对比出现时,监视无家可归者的旁观者网络也会展开。

九年前,忧郁的弟弟夏普·程国荣就是这样。九年后,沈伟也是如此,他是一位博学多才的流浪大师。但不同的是,他们的命运在变得流行后发生了相反的变化。

一次意外枪击引起夏普兄弟着火。

2010年初,当宁波的一位摄影爱好者在索尼商店试用单反镜头时,他漫不经心地将镜头对准街上的行人。取景器中出现一个皱着眉头穿着斗篷的流浪汉。

相机快门响了两次后,摄影爱好者觉得照片中的人虽然是流浪汉,但他有着不同的气质,于是他把照片放在一个摄影论坛上,加上了一句网络流行语:“不要迷恋哥哥,哥哥只是一个传说!”

这张照片后来在天涯社区重印,引起了更多关注。网民称夏普兄弟为潮人,并评论了他的“欧洲和美国粗线条中的日本美食”。

流浪汉的身份与时尚服装形成鲜明对比,这使得夏普兄弟在网上迅速走红。ps处理的各种恶搞照片不断涌现。传统纸质媒体和网络媒体跟进,甚至央视还专门制作了第一期《传奇兄弟夏普》。

被笑话困住的夏普兄弟一度成为网民快乐的源泉,但他自己却是一个不幸的人。

2000年,夏普兄弟(原名程国荣)迎来了他的第二个儿子,这使得本已贫困的家庭的经济更加紧张。夏普兄弟不得不离开收入有限的农田,独自从江西的鄱阳湖乘公交车到浙江的宁波工作。

离开前,24岁的夏普兄弟告诉妻子,他很快会寄钱回家。但是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他一直在那个城市游荡,再也没有回到自己的家乡,也没有寄钱。

离家后的头两年,夏普兄弟仍然定期打电话回家。他的姐姐曾在《杜南周刊》上回忆说,夏普兄弟在电话里不怎么说话,而且“可能觉得他没有赚钱”。

2003年,已经离开三年的夏普兄弟与家人完全失去了联系。直到2008年,关于他的消息才出现在互联网上,但那时他还不够性感,还没有被称为犀利哥(Brother Sharp)。

当网民“老单毛”第一次发现夏普兄弟时,已经流浪多年的夏普兄弟(Brother Sharp)穿着一件女装,在城市里非常显眼。从那以后,老单茂多次找到夏普兄弟和他交谈并给他食物。他也成为宁波唯一一个愿意说几句话的夏普兄弟的熟人。

随着夏普兄弟在2010年论坛上的受欢迎程度,远在江西的家人被邻居告知“程国荣可能已经找到”。这家人乘公共汽车去宁波,期待再次见到他们的亲人。同时,老饕餮也接到宁波救助站的电话,希望他能说服夏普兄弟去救助站,让他“感受城市的温暖”

第二天,夏普兄弟终于在十年后与家人团聚。他剪掉长发,换上新衣服,戴上一顶引人注目的美洲狮针织帽子,然后坐十年前离家上班的返程巴士回到他以前的家。

很难说夏普兄弟的归来对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夏普兄弟回家后再次吸引了围观者,吸引了邻近村庄甚至更远的村民开着农用三轮车成群结队来到这里。当地县、镇政府领导亲自走访,捐赠3万元。全国各地的媒体也一直在进出夏普兄弟的家。

此时,夏普兄弟(Brother Sharp)虽然因长期流浪而与世隔绝,但仍保留了一些社交技巧。

接受捐赠时,他内向地笑了笑,并主动拥抱了捐赠代表。离开家时,夏普兄弟主动伸出手来。辅导员很惊讶,“此时此刻,他就像一个正常人。”

经过各种媒体报道后,夏普兄弟(Brother Sharp)的返乡再次在互联网上受到极大关注,这也使他成为许多商人的目标,邀请他参加活动或代言产品,甚至被邀请到基于他的电影《夏普兄弟传奇》的新闻发布会现场。

然而,越来越多的商业活动使得害怕宁波街头人群的夏普兄弟更加正式。

他被邀请参加广东顺德碧桂园农场的时装秀,但也许是因为紧张,他穿着一件条纹衬衫,黑色裤子,戴着一顶黑色毡帽。他几乎被家人带到舞台中央,只出现了短短的半分钟。那天下午上台的夏普兄弟只在舞台上走了两次,机械地向观众挥手。

夏普兄弟在那段时间成了媒体炒作的工具。

2011年,“犀利哥”男装利用犀利哥的名气大肆宣传其品牌,并创作了一篇题为“犀利哥出现在上海秘密社团“犀利姐”的新闻文章。新闻文章对夏普兄弟的描述如下:“最近,一个犀利的人物在互联网上重新出现。网民上传的一段视频显示,夏普兄弟在一名外国老人的帮助下,在一家私人咖啡馆与一名混血女子交谈。"

在大学教书的夏普兄弟的叔叔程光华说,“我太生气了,再也看不见了。他们只是胡说八道。”最初这只是夏普兄弟和品牌之间的私人会面。结果,在现场拍摄的几张照片被证明是夏普兄弟的一次可疑的相亲。新闻结束时,“犀利哥”男装品牌如期上市。

夏普兄弟似乎无法在短时间内接受,由于频繁参与商业活动,而不是适当的心理治疗,他的精神状况开始恶化。程光华叔叔曾经说过夏普兄弟的身体很好。最大的问题是他的自信。"他的自信不是一点点丧失,而是很多。"

夏普兄弟没有天赋或特殊技能。他的名气仅仅是因为他在互联网上造成的巨大反差。随着时间的推移,网民的新鲜感逐渐下降,犀利哥(Brother Sharp)也被淹没在互联网上不断变化的热点中。

直到2013年,夏普兄弟才再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当时,一位用户在天涯论坛上发表了《犀利哥重返江湖,又一次肆无忌惮地游荡》。房东声称他是夏普兄弟的同胞。他看到夏普兄弟穿着邋遢,到处捡烟头,又在家乡游荡。“至于为什么他回家后还在流浪,为什么他的家人不找他,为什么社会的捐赠和援助让他吃不下东西,我不想思考。”

当时,安徽电视台去夏普兄弟的家乡进行了现场采访,发现夏普兄弟确实像互联网上说的那样继续流浪,但他搬进两层小洋楼的家人认为夏普兄弟只是在放松。

他的家人说他们有自己的困难,并要求夏普兄弟回来,但后来他自己跑了。“他有脚。不可能把他关起来。”

因为他没钱,送他去精神病医院治疗的计划被搁置了。最后,记者联系了当地政府获得免费治疗。电视采访结束时,他的家人感谢了摄像机,并说:“我对结果真的很满意。”

夏普兄弟过去在网络上一直火冒三丈,最终被送进精神病院,从此不再是夏普了。

夏普兄弟在宁波街头流浪时,现在被称为“流浪大师”的沈伟也在不远处的上海流浪。但是夏普兄弟的名气来自他的前卫风格,而沈伟的名气来自他丰富的知识。

今年三月,沈伟突然变得很受欢迎。在一段网民拍摄的短片中,沈伟坐在路边,微微闭上眼睛,用标准普通话讲述着著名的故事,谈论着《左传》、《尚书》,甚至是企业管理的方式。

当时,网民称沈伟为“流浪大师”,并在短片中写了一些讽刺性的评论:“大师在流浪,小丑在皇宫里。”

对于精神状态与普通人一样的沈伟来说,流浪似乎更像是他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

1986年,沈伟进入上海审计局工作,捡废品,卖废品赚钱买书。他不被允许在自己的单位浪费纸张,所以他经常在垃圾桶里捡报纸或印刷废纸。

在审计局的7年里,沈伟不擅长社交和吃饭,逐渐成为办公室里一个特立独行、可有可无的人。最后,沈伟被投诉在他的单位捡垃圾。领导和他谈了谈,让他等着他的职位。他的家人也觉得他“疯了”去体面的工作单位捡垃圾。

18岁的沈伟参加了高考

因此他开始哭了。他觉得自己不再像小时候那样缺钱买书了。捡垃圾只为单位节省纸张。这是怎么发生的?

他愤怒地离开家,租了一栋房子。结果,他捡垃圾的习惯受到邻居的抱怨。他连续两次被赶出他租来的房子,最后他只能继续以流浪的方式捡垃圾。每天,利用清晨捡垃圾,天一亮,垃圾就会变窄一段时间,白天醒来进行分类整理,晚上去附近的地铁站看书,这种情况还在继续。

邻居说他是一个有良好文化的疯子。“什么不是不回家不卖东西的疯子?”

沈伟曾经说过他崇拜甘地。“我愿意主动过禁欲的生活。我不炫耀它。我只是喜欢它。”

然而,苦行僧的生活最终在成为“流浪大师”后发生了变化。

当沈伟成名时,他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被三楼内外的一群人围住,他的视线被一部黑色的手机挡住了。表面上,拍摄视频和现场直播的人与他讨论知识,但实际上,他们大多数人只是想借此机会丰富他们的账号。在他们眼里,“流浪大师”也是“流动大师”。

一些试图成为网络名人的人抓住机会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他们坐在地板上,从不同角度寻找与沈伟的照片。他们甚至展示他们高调的卡片来表达他们的爱。甚至那些以前在流浪时避开沈伟的人也开始主动和他说话:“侬好难,这么多年都不容易!”

神奇的现实闯入了沈伟原本平淡的生活。在此期间,他认出了一个追随者是他的养子,剪掉了他的长发,换上了干净的衬衫,只留下了他标志性的胡子。在周围人的建议下,沈伟不再只是出现在别人的场景中,他开始自己制作短片和直播。

每天晚上,沈伟就像刚成名时坐在街上一样,闭上眼睛看着手机,在现场直播中向观众讲述文学典故和风土人情。

虽然流浪汉在走红后开始了他的直播生涯,这似乎是一个典型的炒作案例,但从他目前的直播快线平台来看,他的名声与以前相比并没有太大变化,这可能是因为沈伟始终保持着一种真实感。

当他第一次被称为“流浪大师”时,沈伟曾经说过这个头衔很好。他只比普通人读了更多的书,还远远没有成为大师。他没有利用无家可归者的身份来表示同情。相反,他说当他第一次被注意时,他并不缺钱。尽管他处于等待状态,他的单位仍然每月支付2000多元。甚至在直播结束后,他对自己的直播收入也很满意,说他每月的奖励收入约为10万元。

沈伟上传的短片记录了他成名后参观许多文化景点和博物馆的过程。他会解释每个地方背后的历史故事,这也让他吸引了130多万粉丝的注意。

今天,他仍然有收集塑料瓶和包装食物的习惯。他觉得自己还在流浪,刚刚成为一个“老年流浪汉”。在他的个人主页上,他写道:“我不把垃圾分类,因为我的生活很艰难,但我坚持节俭和不浪费的理念。我不需要怜悯和同情。”。

今年夏天,当沈伟从垃圾中出来,开始到处参观时,上海开始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垃圾分类。在沈伟发布的一段简短视频中,一名网民的评论被高度评价:“当沈大师对垃圾进行分类时,上海所有的人都去旅游了。现在上海所有的人都从事垃圾分类,沈师傅去旅游了。”

这句话似乎也证实了沈伟刚在接受采访时的自我报告,当时他变得很受欢迎:“归根结底,沦落到这条路上是一种思想冲突。”

上一篇:好消息!青岛长途汽车站开放地下停车场,可免费停车15分钟
下一篇:合规榜:银保监系统9月39张罚单,5家机构违规“涉房”被罚  
热门推送

Copyright 2018-2019 la2mall.com 坪朗新闻 Inc. All Rights Reserved.